主页 > 社会新闻 >
“卧游”观与唐人送别诗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8-20 16:18   来源:未知   阅读:

“卧游”是南朝画家宗炳提出的观画方式。《宋书?宗炳传》载:“(宗炳)好山水,爱远游,西陟荆、巫,南登衡、岳,因而结宇衡山,欲怀尚平之志。有疾还江陵,叹曰:‘老疾俱至,名山恐难遍睹,唯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凡所游履,皆图之于室,谓人曰:‘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卧游”,即通过澄怀观道的方式进入图画世界获得审美体验。这一观念不仅深刻影响了后世画论,也推动了唐代送别诗“寄赠诗画”期待这一书写范式的形成。

唐人尚游。唐代社会长期安定富足,广袤的地域、大量的历史遗迹为人们提供了丰富的游览资源,交通网络的发达、旅舍酒馆的繁荣为出行带来极大便利。题赠送别诗是唐代离别风习。送别诗的内容往往反映唐人“尚游”观念。诗人惯用“沿路途景”“风土展示”的写作策略,想象辞行者旅途生活,建议辞行者游览胜迹,如“襄阳多故事,为我访先贤”(岑参《送陕县王主簿赴襄阳成亲》)、“南中多古迹,应访虎溪泉”(雍陶《送契玄上人南游》)等。访求名胜古迹是辞行者别后旅途中应有的活动。此时,欲出游而不得的送行者则将旅行的愿望寄托在品鉴辞行者别后寄赠的诗或画中,希冀通过诗画突破物理时空的局限,实现与辞行者同游同赏的目的,以弥补不能远行的遗憾。

送行者嘱咐辞行者以美景入诗并寄赠,以供神游,这一书写方式成为唐代送别诗的常用模式。任华《送李彝宰新都序》云:“如月照雪峰,花飞锦江,当有新诗,时复寄来。”高适《秦中送李九赴越》云:“谢家征故事,禹穴访遗编。镜水君所忆,莼羹余旧便。归来莫忘此,兼示济江篇。”“济江篇”即谢惠连所作《西陵遇风献康乐》,在此指期盼李九在越中写下览胜之诗。翻检唐送别诗,此类诗不胜枚举,如杜甫《送韦十六评事充同谷防御判官》“题诗得秀句,札翰时相投”,李嘉佑《送舍弟》“定知马上多新句,早寄袁溪当八行”等。这些“新句”“秀句”多指“得江山之助”摹写如画山水的诗篇。